一只水衿

沉迷熙华华熙蹇齐齐蹇执离鼠猫荼岩武白月青RF红色独伊忘羡轩离冰秋漠尚等等等等,目前主写熙华华熙无差,脑洞及文笔乱七八糟预警(以及我永远爱庸医)

熙华的欢乐六一(雾)

#一篇畏畏缩缩终于眼睛一闭发出来的不知所云的东西
#熙华六一贺文,ooc大大的有【捂脸】
#文笔渣,辣眼预警【顶锅】
#祝各位大儿童小儿童们六一快乐
(听说儿童的年龄范围其实是十八岁以下?)



六一到了。
众所周知,六一的全称是六一国际儿童节,儿童们的节日。法律把六至十四周岁的人规定为“儿童”,但杨敬华想了想,还是大手一挥把年龄标准提到了十八岁。
反正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四舍五入都差不多。杨敬华如是想,然后满意地拍拍手,颠颠跑去后山。
“庆祝六一?杨敬华你脑子进水啦?”银花羽一双大眼睛瞪着杨敬华,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我可不知道现在端木家还有谁是儿童。”寅哲侧卧在一个粗大的树杈上,一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要说庆祝六一,也是你更需要庆祝吧,我的好徒儿。”
杨敬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忽然想起自己死后灵魂一直停在十四岁这个事实,忍不住据理力争:“小爷这是青春永驻!怎么说我也是个活到二十三的成年人,就算爸妈走的早,也还是有过童年的好伐?哪像端木熙,生活在端木家这种地方,还不知道过过几次儿童节呢!”
银花羽叹了口气:“是是是,奔三的杨大叔,你这么瞒着阿熙搞事情真的好吗?阿熙都已经成年了。”
“那也是刚过没多久的事儿!从前是我不在,这一次,怎么都得把端木家欠他的补回来!”杨敬华握了握拳头,就差拍桌了,“小地精,你就说这个忙你帮不帮?”
银花羽有些犹豫地看向寅哲,寅哲翻了个身,挥了挥手:“随便你们,但要是敢扰了本座休息,别怪本座清理门户!”


杨敬华抱着装蛋糕的盒子从厨房偷偷溜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奔向了西边。他把盒子放到桌上,然后蹲在了门旁边,耐着性子一动也不动。
所以端木熙一开门,就受到了自家影灵扑上来蒙住眼睛的待遇。
“杨敬华你干什么?!”
杨敬华把绑带在端木熙脑后轻轻打了个结,拉着端木熙往桌边走:“给你个惊喜。”
他把端木熙按到沙发上坐下,坐到他旁边打开了蛋糕盒,然后举到端木熙鼻子底下:“猜猜这是什么?”
端木熙吸了吸鼻子,只觉得一股熟悉的甜香钻了进来。
“蛋糕?”
“这么快就猜出来了?”杨敬华顿时泄了气,瘪了瘪嘴,把蛋糕放回桌上,然后伸手解开蒙住端木熙眼睛的布条,脸上重新挂回笑容。
“端木熙,六一快乐!”
端木熙一愣,视线落到桌上那个分外眼熟的蛋糕上,顺理成章地看到了上面鲜红的“祝端木熙六一快乐”八个大字。
然后,陷入了沉默。
……
“杨敬华,你还记不记得,之前你也送过我一个一模一样的蛋糕?”
“当然记得。”杨敬华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不过你放心,这次我可是试了好几次,绝对不会像上次那样甜到苦。”
端木熙叹了口气。
他看着杨敬华的眼睛:“杨敬华,我已经成年了。”
“我给你过的生日我当然知道。”杨敬华两手一摊,“所以这次我给你过六一,有什么问题吗?”
端木熙微微皱起眉,准备和自家影灵好好探讨一下关于儿童年龄范围的问题,杨敬华却把蛋糕往端木熙那边推了推,认真地说:“我知道,儿童法定年龄是十四岁,可是端木熙,十四岁以前,你过过几次儿童节?”
端木熙愣了愣。
杨敬华耸了耸肩:“所以说,你都已经成年了,要是不趁现在补回来,以后哪儿还有机会?”
端木熙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别看我爸妈走的早,小爷我好歹也是去过游乐场的人,”杨敬华拿起刀,切了块蛋糕下来,“我跟你说,没有过过六一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是你的影灵,这个空我不给你补上,谁给你补?”
他把蛋糕举到端木熙抿着的唇边,半开玩笑地说:“尝尝看,还是说,你要我喂你?”
端木熙拿起小叉子,叉了一小块放进嘴里。诚如杨敬华所说,这次蛋糕的糖分拿捏的很好,但端木熙还是觉得有些微微发苦。
就是不知道苦在哪儿了。
端木熙正低头品味着,突然感觉头上多了点什么,拿下来一看,是个花环,红的黄的蓝的紫的花夹杂在一起,意外的很好看。
“这是小地精送你的儿童节礼物,花是我们一起采的,寅哲也有帮忙。”
杨敬华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想起那个说着不感兴趣,却总在他们找不到合适的花时以“赶紧弄完不要打扰本座休息”为由给他们指路的红毛狐狸,还有一边编花环一边给他介绍各种植物功效的小地精,心里怎么都是有点感动的。
端木熙看着手上五颜六色的花环,良久,把它放到了蛋糕盒旁,转头看向杨敬华,突然说道:“敬华,我是不是也要给你过一个儿童节?”
“啊?”杨敬华一时没反应过来,顺着端木熙的视线低头看到自己的小身板,再次据理力争:“小爷这是青春永驻!怎么说我也是个活到二十三的成年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端木熙用嘴堵了回去。
杨敬华瞪大了眼睛,温热的气息从端木熙口中传递而出,紧接着脸上火烧似的烫。他想,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还好端木熙看不到。
良久,端木熙坐起身,擦了擦嘴角的银丝,掩口咳嗽了一声,眼神瞟向别处:“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杨敬华,六一快乐。”
……影灵大人表示自己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滴个亲娘嘞端木熙今天一定吃错药了!
杨敬华极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自若:“端木熙你这不是……把自己送出去了吗?”
淡定,杨敬华你要淡定。
话说自己刚刚好像也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来着?
“是啊,”端木熙温柔一笑,“你要吗?”
极力保持淡定的影灵大人淡定不下去了。
“端木熙咱说好以后说情话之前先打声招呼成吗?你的高冷人设碎成渣了你知不知道?!”杨敬华捂着脸哀嚎。
端木熙凑到杨敬华耳边,杨敬华只觉得温热的鼻息呼在耳朵上,痒痒的,身体不由像过电一样打了个哆嗦,然后,微微绷紧的身体突然淡定了。
端木熙说:“这是我过的第一个儿童节,或许也是最后一个,但我不在乎。谢谢你,敬华,还有你们。”
杨敬华慢慢拿开了手,心里突然静如止水,脸上的表情逐渐恢复平静。
端木熙那句“或许也是最后一个”扎得他的心有点疼。
端木熙却满不在乎:“最后一个怎么了?你是我第一个影灵,也是最后一个,不也挺好?”
杨敬华无言以对。虽然这两者没有可比性,但是……
算了,好在为时不晚,自己还能把这份端木熙儿时错过的欢乐补回来。
他看着端木熙,端木熙也看着他,一人一鬼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空气突然陷入诡异的沉寂。
杨敬华正思考着该如何打破这谜一样的沉默,端木熙突然开了口:
“敬华,儿童节,是不是该做点儿童的事?”
杨敬华一惊,看着端木熙那张越来越近的脸,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边往沙发角落缩去一边强压下声音中的一丝丝颤抖:“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别别过来啊!你要是再再再过来小爷也不是吃素的……”


据秦诗瑶回忆,那天她回到楼下客房时,正看见自己的好闺蜜带着一身诡异的黄色粘稠物质从楼上狼狈地冲下来,而同样沾着这种东西的男神大人正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脸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可疑红色不说,头上还歪斜戴着一个五颜六色的花环。
……
“杨敬华你对我男神做了什么?!”
正抱头躲避阳冥司未婚妻追杀的影灵大人表示心很累。
小爷的蛋糕是用来吃的啊啊啊!!!

评论(3)

热度(62)